空城

鸟儿胸前带着荆棘,它遵循着一个不可改变的法则。她被不知名的东西刺穿身体,被驱赶着,唱着歌死去。在荆棘刺进的一瞬,她没有意识到死之将临。她只是唱着,直到生命耗尽,再也唱不出音符。但是,当我们把荆棘扎进胸膛时,我们是知道的。我们是明白的,然而,我们却依然要这么做。我们依然把荆棘扎进胸膛。

她把自己钉在最长最尖的荆棘上,在那荒蛮的枝条间放开歌喉。她的歌声胜过百灵和夜莺。这是一曲无比美好的歌,曲终而命竭。然而整个世界都在静静地谛听着,上帝也在苍穹中微笑。因为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用深痛巨创来换取。